🍓Misaki🍓

♡请点开♡

♡叫我阿ki就行♡

♡cp杂食♡

🚫天雷ZR |瑞嘉瑞|凛遥|轰爆轰|千凯千|all瑞|金左🚫

🚫拆逆忘羡接受无能🚫

🌈本命忘羡♡瑞金♡追仪♡真遥♡宗凛♡轰出♡凯源♡桃兔🌈

🗑不吃胜出|不喜爆豪胜己🗑

🎀请多指教🎀

真的很累。

这两天厌学情绪特别重,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心理压力也特别大,一到晚上会想很多可怕的事,总感觉有人在我旁边看着我监视着我,还能感觉晃眼能瞟见那个人,总有东西想将我拉扯吞没,就在未知的黑暗中。

真的很可怕,整个人状态都不好,这学期体质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每周必定发一次少一,国庆的感冒到现在还没好,又引起鼻炎加重,穿多厚都觉得冷。

明天好想请两节课的假,但是又感觉耽搁不起,但明天还有起来洗头洗脸吹头发搭衣服搭袜子搭鞋子吃早饭上早自习,今天睡得这么晚唉我都崩溃了……

晚上好。

我真的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写黑化囚禁设定。
作为一个同人文手,最基本的就是做到不让角色太过ooc,这也是准则啊。
至于为什么说是太过ooc,是因为大家都不是原作者,写出来的同人没有一个不ooc。而黑化囚禁…汪叽能因为什么黑化?这一点交代不清或者交代得毫无道理可言的话,就不要写这类设定。
蓝忘机在原文中经历过各种绝望,也没黑化啊,羡羡重生后也因为怕对方不是真心情愿的而隐忍到了极限,第一次有点冲动还担心又愧疚地道了歉。
【以下的“你”/“你们”只针对前面提及的写手类型】
含光君就是很温柔的人,建立在原文的基础上不可能黑化,而只要你脱离原著人设,给个黑化设定,再来个全新的剧情,就属于角色重名文,跟魔道祖师没关系。
如果剧情(非现pa)跟原著有关联,或说是有剧情衔接处,而且角色名一样,你还写了黑化设定,不好意思,我们不承认你写的是魔道祖师的蓝忘机,这样的话,钻牛角尖地说,你还抄袭了一部分魔道祖师的剧情(滑稽
简单来说就是魔道祖师的蓝忘机不可能黑化也不可能囚禁羡羡,所以某些文手写的“蓝忘机”爱咋咋样我不管(也管不着(。
此蓝忘机非彼蓝忘机,此忘羡非彼忘羡。蓝湛,用魏无羡的话来说,就是特别好,真的特别好。不是你们笔下的衣冠禽兽。
【莲蓬篇真的看得我心尖一颤,关于这篇番外建议阅读微博一位太太写的一小段话:https://m.weibo.cn/6315298607/4212495654368106】
话说重些,你们是为了开车而开车,而且严重的是,真的有很多人跟风这样写,微博超话门面点进去,r18文不在少数,而且写得巨ooc。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倒不是说不能开车,只是不要脑子里全是车,以及为了车什么都能写。
就跟很多人讨厌经常刷避尘梗和天天梗同理,忘羡的感情完全没有某些人想象的那么肤浅,他们的灵魂互相吸,他们的心灵互相救赎,他们只对对方痴情,只为对方破禁。
而过多刷这种梗,恰恰过犹不及。
希望不要再有这种ooc的设定/文出现了。真的。
写这段话的时候身体状态不太好,有bug望小天使指出。
占tag致歉。

我发誓我以后绝不在瓶颈期摸任何一条鱼———

4帅到杀人的瑞锅啊!!!(T ^ T)

LOFTERのmoonjoin:

这段画面会出自哪里呢🤔

【凯源 | 短篇】翩若惊鸿

*现实向。
wjk视角。
请勿上升真人。
开放式结局。


文案_

大概是秋后平静的湖面又被落叶激起涟漪
  

大概是定格在某朵芬芳上的蝴蝶被何处风暴扰走
  

大概是天降而至电影院里和着爆米花香味的浪漫惊喜


你出现在我生命里,过处翩若惊鸿。



2018年11月8日。
我不知道这串数字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或是王源会一如既往地在舞台上说大家好我是王源。
或是粉丝一如既往地举着绿色灯牌扯着嗓子喊唯爱王源。
或是王源不完美的十七岁的一个了结。
或是我心里被牵引出的舍不得与不愿意。

我一向舍不得,也不愿意他长大。
可能我比较自私。阿,以前的游戏都能看出来我很好强好胜,可是王源愿意让着我呀。

这种特殊的情绪在很久之前就拥有了,应该是在我拿着自己手写的生日信念给王源听的那一天。我当时基本上不敢抬头看他。
一抬头他就可以看见我眼眶有热泪在打转。

后来主持人让他过来抱我,他踏着步子快速晃过来轻轻抱了一下我。不对,说不上抱,我只感觉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我微微颤抖的背上,抿着嘴唇。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兽。

再后来的三年的生日里,我基本上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希望他永永远远不要长大。

我把这一切归结于我在逃,我太怕了。

怕这种正常的成长会让我们分离,怕飞速流逝的时间会吞噬我们之间的危险关系。



现在,正处在十七岁最后一个夜晚的王源,我认识了七年的人,坐在我自行车后座,在南滨路上飞驰。

他结束了明天生日会的最后一次练习,在舞蹈室还没休息下来缓几口气就露出了他明亮的杏眼说,我想骑车。
我说阿?他又张了张嘴,一字一顿地说。
我,想,骑,车,去,南,滨,路。
我立马想反驳他把他提溜回去喝杯热牛奶好好睡一觉。
结果他抢先拉住了我的手腕,手指依然骨节分明。还是那么瘦。
他说走吧老王。
你知道的,我最受不了他笑。


我大声喊王源儿找个地方扶稳了我要加速了阿。
我后来也实在想打死这么不勇敢的自己,连一句你可以抱着我的腰这样就不会摔了都没说出口。
我们是好哥们儿,对吧。
他没搭理我那句话,自顾自地吼王俊凯,我给你唱歌吧。
我说好。
他清了清嗓子说不准嫌弃哥唱得不好听,我的嗓子这几天已经要废了。
我说行,你唱吧。
他还是没有唱:王俊凯,今年的生日会我写了信。
我说嗯。
你不想知道信里说了什么吗?
什么?小龙虾?火锅?还是游戏?
笨蛋。
我听出他降低了音量,情绪冷落了很多。这个小天蝎肯定又翻了一个白眼吧哈哈。
我说行了哥您想一出是一出我哪儿猜得出来啊,我要听你唱歌。
幸好王源没有读心术,不会知道我现在心里特别想他写的是我,提到我也行,带上队友一起也行,就想他可以提到我。

这个我和王源从小生活的城市熟悉的夜风和他的声音一起灌入耳中。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边失去着”


“如果说,你是夏夜的萤火”


“孩子们为你唱歌”


“那么我,是想要画你的手”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

我正感叹听了好多年还不腻的声音依然温柔,沉醉其中。突然后面飘飘悠悠的声音就戛然而止,耳畔只剩下窸窸窣窣的杂躁风声。

我快速扭过头问他,怎么突然不唱了。

他说我唱了,你没听到。

我刹住车,说对啊没有听到。你再唱一下呗。

也不知道是哪家有什么喜事,竟然在现在这个点放烟花。我抬头一看还觉得欸可以,这是蓝绿色的烟花。

是我们俩的颜色。

我说,王源儿这个烟花好美啊。

无人回应。



怎么形容那一刹那呢。

前所未有的,类似于惊讶和心花怒放的交融。

我想起两年前编排到王源有两人舞蹈动作的一首组合歌曲,旋律挺好听。


“他们说心动是什么”


两秒前我专注于看颜色别有韵味的深夜花火,不知道王源已经答应我再把未唱完的歌唱完,不知道他抬起的手看了一小和我同款不同色的手表看了时间,也不知道下一秒他的动作。

第三朵烟花盛开之时,那双我摸过了太多年的消瘦手腕,那句未唱完的动听歌词,那种说不清楚的危险关系,那段拉扯了太久的难言感情,全部都有了结果。

他紧紧环住我的腰,被我蹂躏过无数次头毛的脑袋凑到我背上,身上的味道和几年前一样,还是奶香奶香的。


“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身后”


我听见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

那是我听了七年被迷惑了七年的声音。



王俊凯,他们说,留下的都是真的。

你是真的吗。

我们,是真的吗。